埃德·斯塔福德

德山老爷!

车一停,我就直奔德山老爷家。但在他的那间小瓦屋前编筐的一个小汉子却告诉我,德山老爷逝世了! 我带着十分悲痛的心情离开了那寂寞的小瓦屋,独自到十公里的荒野...

潘姓